姓名 約翰.戈特利布.費希特

出生 1762年

政治聯繫 共濟會畢達哥拉斯慧星堂、德國市民支援愛國民主反法國反拿破崙運動同盟會

 

個人簡歷與理念

 

本人戈特利布,曾任德國耶拿大學與柏林大學哲學教授,學生都愛稱我為費Sir。我愛自由,曾經為了宣傳宗教自由及出版自由而被各處王公及學棍排擠,但我甘冒千夫所指,抗命到底;我愛民族,拿破崙率軍攻我德意志諸國時,我又毅然與妻子一同參加反拿破崙聯盟。雖然民族抗爭運動最後被保皇派騎劫,但我在各地的愛國演講卻深刻地改變了歐洲的政治版圖,揭開了民族主義時代的序章。在香港大眾被權貴愚弄,人類的天賦法權被資本粗暴控制的世代中,我決定參加下屆行政長官選舉,透過服務香港,服務國家,推動全人類的自由進程!

 

法權契約

 

香港長期奉行自由市場,資本投資及流動所受管制少,表面上體現了天賦予人的自由與財產權。然而所謂自由主義對自由的規定只涉及個人獨立自身的無限制發展,沒有考慮互為主體性(inter-subjectivity)的必然性,導致無規管的剝削和社會不公。因此,需要改革的是建基於自由主義的整個法權制度,本人強調:

 

1. 自在的人及社會的人都有同等重要性,亦即是說,自然界對一些人給予的天賦能力,如家庭、體力、智力及勞動力的優越性,不可以用作合理化對他人的支配及剝削,個人發展自由不可以損害整個社會的發展平等。社會的法權,即財產分配與擁有制必須以此原則作根據;

2. 政府—權力機構的目的無非是一切人與一切人之間的法權的相互保障。在政府限定之外,不存在任何法權。除非成為公民,沒有任何人擁有法權。因此,政府必須規劃《國家公民契約》,除了列明法權及財產的支配自由,亦要列明與此自由相等的支配限制。契約由政府發出,具法律效力。每位公民必須簽訂並遵守《契約》,在同意所有其他公民的法權平等後,他才能受法律保障;

3. 財產的唯一合法來源是勞動,因此,一切非以勞動賺取財產者,或侵害其他人的財產者,即違反《契約》。無論是富人對工人的剝削,或者是窮人對富人的復仇式財產破壞,都屬侵害法權,必須接受司法機構的審判及刑罰。

 

民族與道德政策

 

人類的天性就是理性和自由,然而又因為人類長期的利己主義和私慾鬥爭而迷失天性,因此我們需要文化的陶冶與教養。文化的目的當然是使全部人達致天性的完滿,然後推進人類整體步向世界主義的和諧國度。但並非所有民族的文化都具有這個教化能力,唯有德意志民族的高貴內涵才可以成為世界文化,將所有民族連結成友好的兄弟邦國。我一旦當選行政長官,必定不負德意志民族主義之父的名號,推行新的民族與教育改革:

1. 雖然香港目前不屬德意志一員,但如由我擔任行政長官,承諾會向現任德國總理申請成為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海外屬地,共享作為大德意志文化一員的光榮;

2. 普魯士曾經的受挫就是因為道德教育失敗引起的利己主義和不理性,我們的教育政策必須要以道德培養為首要目的。而最高的德行和最有效消除利己主義的便是愛國主義,如果公民對國家和社會整體的愛永世長存,這種愛就可以消滅其他自私的衝動。因此我將推行德意志國民教育,並且將德國語文、德語詩及德國哲學列為必修課程;

3. 強化學校對學子的智育、德育,尤其是體育的培養,而最好的體育訓練,除了運動以外,便是直接的勞動。因此我的教育局團隊將會要求學子參加農業及手工業勞動,以強化他們的自由意志和堅毅品格;

4. 除了普及性的大眾教育,我的教育局團隊亦會大力改革大學學制。首先我會免除一切大學學生學費,大學經費由政府全面包辦。大學應該用作培訓出指導民族精神的愛德國學者,因此所有用作盈利、不以科學求真的商科一律排除出大學體系外;
學者的天職就是教導愛德國主義,因此教職員如果宣傳非德國文化、甚至要移民出德國,即當叛德國罪及違反《國家公民契約》論,其在社會中的法權被取消,財產要被充公。

 

結語

 

有位盧姓候選人夸夸而談,把個人自由當成口號,完全忽略無限制的個人自由就是對社會的損害,也把民族視為無物,實在比他的露體行為和墜落私德更損害人類理性和尊嚴!這位候選人還自誇是法國大革命的先行者,毫不反思大革命的恐怖統治和之後的拿破崙對我大德意志的入侵,真可謂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我呼籲各大市民擦亮你理性的眼睛,支持我費希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