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家參選
23.01.2017

如果哲學家參選行政長官……柏拉圖篇 #01

姓名:柏拉圖(Πλάτων、亞里斯多克勒斯)
出生:公元前428年
政治聯繫:獨立人士,曾任敘拉古王大狄奧尼西奧斯顧問

 

個人簡歷與理念

 

本人柏拉圖,現時雖為無黨籍人士,但父輩曾任雅典王,血統高尚。我自小對政治有熱誠,曾經任敘拉古王大狄奧尼西奧斯的顧問。我師從蘇格拉底,可惜老師被直接民主制度害死。經過漫長的思索,在香港面對另一個重要歷史關口的時刻,我懷着最批判的心情,帶着比三十僭主時代更加大的決心向大家宣布,我決定競逐下屆行政長官。

 

我堅持自由、民主、平等、言論不管制是令一切社會沈淪慾海的前提和墮落崩潰的原因,而只有受過嚴格哲學訓練、具貴族血統、俊美健壯的男子才能領導社會進步。如果當選,我會盡力消滅一切形式的民主制,改組成獨裁統治,並且確保哲人王維持社會穩定的權力得到尊重。

 

政制

 

現時香港的專制情況不容樂觀,兩會選舉及民主思想的流行破壞了哲人王政治的實施。雖然來自不同階層,但每個人都假借香港之名來宣揚自己的意見,將自己的私慾以詭辯術來包裝成普遍利益。香港需要的不是更多民主,也不是官僚制度的所謂行政效率,而是穩定如天體運轉的公共秩序。本人強調:

 

1. 社會的最高核心價值是秩序。只有在穩定秩序下,香港整體社會的所有成員才不會被邪惡的歪念與肉慾帶動,做出不符合其階層身分的不法行為,政府也不會被精通詭辯技術的政客任意操縱;

2. 不再舉行任何立法會及區議會議員選舉,最終要把一切形式和規模的投票廢除。為了達致理性與公度的秩序,香港的政治制度一定需要改革,不再跟隨民意和政客的偏見;

3. 轉而任命受嚴格哲學訓練、真正了解哲學理念,並且能無私地按真理行事的哲人王來領導政府。

 

教育

 

社會的正義與穩定來自哲人王的無私和理性領導,而哲人王的情操與智慧是學院訓練的結果,所以教育就是整個社會的根本。教育的原則是將每個靈魂導向光明與真理,使他們對人民友好、對敵人暴烈;而不是任由每個人的任性和感覺主宰他。本人認為香港的教育制度需要如此改革:

 

1. 將全部學院的營運公有化,免除所有費用。禁絕一切收私人學費經營的學院及教師。因為以學費及利潤為目的經營的學院必定按學生喜好或權貴需要來任意教授詭辯邪說;

2. 中學不劃分學科,所有年輕人一定要學習數學、體育、科學、歷史、文學與音樂;但是歷史與文學中記載的任何壞事包括殺人、鬥爭、復仇都要刪除,學子只可以學習關於美德的故事,以作模範;

3. 學生到20歲需要參加考核,以測試其天資與學習水平;不適合高等教育者必須學習手工藝,以勞動服務社會;繼續高等教育的學生則以學習保家衛國為綱,擔任將軍及士兵;其中最有哲學天份的學生則進行哲人王培訓,擔任政治領導。
 

社會及人口

 

最破壞社會秩序的除了個人的私慾,還有家庭、姻親、朋友等社會關係形成的徇私,為了消滅徇私及不公,有必要廢除家庭制度及私有財產。如本人當選行政長官,承諾推行以下社會改革:

 

1. 禁止自由婚姻制度,由政府挑選階級、體格、學識、年齡相近的男女生育,務求令人口的天資及能力可被政府穩定控制;
所有新生子女一律需交由政府供養及培訓。在培訓年間學童的背景、血緣、名字一律保密,免除一切徇私及攀附權貴的可能;

2. 逐步廢除家族制度及倫理,改為普遍的城邦公社制,每人視年長者為兄姊,年少者為弟妹,保障社會整體和諧;
將所有犯罪者、無業遊民、暴民、以語言煽動社會者、詩人、悲劇作家、詭辯學家(包括但不限於一切市場部、廣告部從業員)驅逐出境,另派員觀察被放逐者更新狀況,允許表現良好者回港。

 

結語

 

我的參選政綱符合天體運動的理性原則,兼及人類和社會的全部環節。不似其他無從政經驗的參選人般,只討論財產分配、經濟發展和土地開發等瑣碎枝節,而視永恆真理和秩序為無物。我承諾,一旦成功當選行政長官,不單會推進社會和諧,亦能確保沒有人輸在起跑線上,因為我領導的政府將受精卵亦視為公民成員,加以管理培訓!(另外請支持敝作《理想國》,各大書店及網上書店有售。)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