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家參選
24.01.2017

如果哲學家參選行政長官……盧梭篇 #02

姓名: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
出生:1712年
政治聯繫:我的政治聯繫就只有廣大人民,和個別政黨連繫簡直是令人作嘔!政黨(party)這個字本來就代表「部分」,現在的人竟然會以加入政黨為榮,真是令我嘖嘖稱奇。如果我成功當選,我會廢除一切政黨,權力歸於人民!!!

 

個人簡歷與理念

 

本人盧梭,永遠和廣大人民公共意志站在一起的盧梭。我不需要和個別政黨有政治聯繫——人民是主權的唯一擁有者。我曾經發表了《社會契約論》一書,主張一切政府都是建基在人民彼此之間的契約關係上,因此政府的權力需要被人民認可。本人一直深信,人民是主權的唯一擁有者,因此如果有個別人士指責本人和某政黨有聯繫,都是令人作嘔的,本人將視為是對本人的最嚴重和不可原諒的抹黑和誹謗,並不排除法律追究權利。本人曾間接推動法國大革命,直接把波旁王朝送進歷史堆去,可見本人的政治理念具有強大的現實力量。

 

政制

 

現時政局混亂,黨派林立,實為天怒人怨。因此人們有必要搞清楚真正的主權者屬誰,不是政府,不是立法會,也不是特定階層,真正的主權者只能是人民。人民主權的政治理念非常簡單︰永遠以人民的公共利益為核心。服從公意就得到自由,不服從者,就強制他服從。本人認為香港的政治制度應按照以下條例改革︰

 

1. 立法權歸於人民,政府是人民公僕,根據人民的意志來行使行政權力。政府多年來自稱是人民的公僕,但它其實既不「公」,不也「僕」,現在是時候讓它如願以償,權力歸於人民;

2. 人民有權任命或罷免政府官員。真正的主權者是人民,而不是官員;

3. 人民主權不可被代表,立法會議員只是人民的辦事員。只不過是立法會放不下七百萬人,才讓幾十人進入那細小的空間議政而已。但最終法律要生效,需要廣大人民親自批准,否則一律不予以承認;

4. 有必要組織定期的全體公民大會(場地容後再議),在大會上進行直接民主,而非代議民主,讓公民共決法律條文。

 

教育

 

「凡是出自造物主之手的東西都是好的,而一旦到了人的手裡,就全變壞了。」政治狀態好與壞,在於人民意志能否貫徹實現,而人民能夠正確地實現自己的意志,又有賴於個人的公民質素,因此教育問題相當重要。鑑於本地的教育問題嚴重,「虎爸」、「虎媽」和部分教師在教育孩子中,只注重他們的成功,少有重視培養他們的自然天性。本人認為香港的教育制度需要如此改革︰

 

1. 剛出生的兒童必須帶到鄉村環境中培養,以培養自然人為目標;

2. 在鄉村興建大量醫院和診所。帶嬰兒與孩童到農村去實在路途遙遠,影響孩子健康;

3. 禁止兒童(2-12歲)讀書,防止他們接觸到敗壞心智的書籍。兒童時期是人類「理性的睡眠時期」,一個兒童在這段時期捧起現時的「幼稚園入學試題」簡直是可笑的。哪怕是任何「經典」,也不應該出現在他們的視線範圍內;

4. 向兒童兜售書本的書商應一律監禁,原因是敗壞共和國的未來公民,等於敗壞國家的未來,責無旁貸;

5. 「農業是人類最有價值的職業,是第一職業」。少年(12-15歲)應該從事農業活動。社會不需要青年CEO訓練營和軍事訓練營,而需要去鄉下耕田;

6. 自然乃是人們生活的搖籃,在城市規劃中,需要維持一定的農業土地利用面積。不可改建郊野公園,不可更改土地用途,不可填海或強行發展新市鎮;

7. 科學和藝術乃是造成現今社會中一切浮誇、驕矜和墮落的元兇,有必要控制兩者的發展,尤其要防止兒童在早年時就接觸這兩種東西。

 

社會

 

「人生下來是自由的,可是處處受到束縛」。財產和平等密切相關,而私有財富的多寡又直接影響社會地位。在現實社會中,不可能達到財富上的完全平等,唯有法律,才能在一定程度內保證人們實際佔有財產的多寡。因此社會需要如此改革︰

1. 不可能直接剝奪富人的財產,只求用盡一切合法手段剝奪他們積累財產的手段,例如按土地財產徵收比例稅、對奢侈品徵收重稅、推行禁奢侈法案、徵收巨額財產繼承稅;

2. 推行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失業救濟金和最低生活保障金。缺乏一定財產,權利尊重等就無從談起。

 

結論

 

必然徹底貫徹人民主權、扶窮抑富的施政理念,才能最大限度地使人們獲得自由和平等。此外,應該由教育入手,把我們社會未來的棟樑培養成身體強壯、心智發達和能力較強的「自然人」,如此一來,我們的社會才有希望。如果本人有幸當選,就算不能令社會再進一步,達致一個新社會,也會努力防止這個目前被藝術和科學弄得敗壞和驕矜的社會繼續敗壞。

 


 

延伸閱讀:

《社會契約論》(Du contrat social ou Principes du droit politique)

《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與基礎》(Discours sur l'origine et les fondements de l'inégalité parmi les hommes)

《愛彌兒:論教育》(Émile ou De l'éducation)

《懺悔錄》(Les Confessions)

〈科學和藝術的進步對改良風俗是否有益?〉(le rétablissement des sciences et des arts a-t-il contribué à épurer ou à corrompre les mœurs?,此乃盧梭的論文)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