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家參選
27.01.2017

如果哲學家參選行政長官……巴枯寧篇 #05

姓名:米哈伊爾.亞歷山德羅維奇.巴枯寧
出生:1814年
政治聯繫:獨立人士,前國際工人協會成員

 

個人簡歷與理念

 

我巴枯寧雖然出身貴族,但憎恨一切的權威和獨裁。我敢說,我的前半生都充滿抗命色彩:我不服從外交官爸爸的期望,棄武從哲;參加國際工人協會時又與會內另一派的頭子論爭;又因為在各地支持起義,被沙皇廢除我貴族身份、被法國驅逐、被奧地利監禁、被俄國流放。試問在今天香港,真正敢抗命、堅反建制、無畏無懼愛自由者,舍我其誰?因為我對自由有狂熱的愛,我決定參選行政長官,領導香港勞動階層,打退一切等級制度與霸權。

 

所謂權威不過是一種迷信,以為群眾不能自治、需要服從由上而下的領導,資產階級便是在各種權威的允許與安排下肆無忌憚地剝削普羅大眾。只要消滅權威,人類長期被壓抑的自由就會被解放。因此我的政綱不開空頭支票、假惺惺地承諾建設甚麼、開發甚麼,我只會領導大家在短期內廢除一切制度——但是請記住,摧毀的熱情也是一種創造的熱情!

 

1. 廢除繼承權:財產由社會生產,因此亦應由社會公有。但目前的私有制使財產集中在權貴手上,再由他們的子女繼承,形成以血緣來連結的財閥。因此我將在推行其他廢除政策前,首先廢除繼承權。任何人故亡後,其生前所擁有財產全部,是全部,收歸公有。廢除繼承權,中止私有制,是一切革命的起點。

 

2. 廢除公司管理制度:跨國公司既是國與國之間的剝削者代表,又是打跨本土手工業的元凶。因此我將把一切跨國公司非法化,充公其公司財產。廢除跨國公司後,我會壓平本地企業的管理制度,將所有管理層人員貶為勞動人員,禁止任何人向其他人下達命令及控制。公司的方針及管理由該公司全部人員一切商討確立。

 

3. 廢除宗教:所有宗教都建基於血腥與犧牲之上,宗教本身不外乎是人對人施加的暴行。神學把人渲染是罪人,使人迷信自己需要權威的救贖。因此我將禁絕學校教授任何宗教性內容,並最終把所有宗教組織及傳教行為非法化。

 

4. 廢除政府:經濟領域中的絕對平等和自主必須同時擴展到政治、社會與文化領域。我將解散整個警察團隊,因為自治包含了自己維持自己所居住社區的治安。最終我會廢除整個政府,將立法權、司法權及行政權的集中瓦解掉,每個社區自我管治。一旦政府被取消,社會沒有一點集中的權力,資本家也不能控制資本,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回復自由狀態、每個階層和每樣工種都可以平等共存。

 

5. 工團制:在一系列的廢除革命中,所有的霸權都會被瓦解,每個人都會被解放。但為了確保這個革命成功並延續下去,我會鼓勵勞動階層組織工會,並且結合成工團,在權貴完全交出權力與財產之前,佔領工作場所與司法場所,工團可以取走公司的資本及工具,自組生產、自組交易。

 

6. 聯邦集產制:在工團革命的確保下,農民奪回農地與耕種工具、工人奪回工廠及機器,可以自由建立工業社會組織、農業社會組織,各自經營生產,自給自足,並且可以不受任何權力強制下與其他社區及階層互通產品,組成既自主又互助的聯邦式集產制度,共建關愛社區。同時,因為已經沒有資產階級的操控與剝削,薪金制也自然地廢除,每個人的收入按他的工作難度,經過工會的討論訂立。

 

結語

 

假如我巴枯寧當選行政長官,定必在宣誓就職24小時之內將所有廢除政策推行,確保整個社會能極速革命,我們很快就可以享受完全自主、無政府與任何集權管制,真真正正的自由生命。請不要相信其他候選人的妖言,以為一個理性的政府就是通往自由的路徑,以為廉潔合法的選舉制度就等於社會公平,以為透明公開的司法與立法就是確保權利的最公度方法,更不要以為由資產階級施予福利就能過真正的生活。全部都是神學謊話!唯一的好政制就是死政制!我期待的無政府狀態、破壞國家的畫面很快就會出現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