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睡意哲學
18.10.2016

涂爾幹:宗教的社會起源 - EP49

職業團體與公民道德

 

循著「社會分工」的思路以及對於道德議題的關注,涂爾幹追溯了「職業團體」(professional groups)的歷史與現狀,及其在公共生活中發揮的作用。涂爾幹發現,職業團體最初伴隨著大量活動走出家庭而越發重要,從古羅馬到中世紀末這段很長的歷史時期內,它發揮過為各行業提供價值規範、調解矛盾糾紛的積極作用。但大工業的發展卻促成了原有職業團體的衰落,國家試圖取代但又無法完全取代原有職業團體的規範與自治功能。

 

涂爾幹認為,相較國家而言,職業團體能夠提供更為直接、廣泛和持久的道德影響,這種影響具體而靈活,真實且有效。涂爾幹心目中的理想狀態,是國家、職業團體和個人的相互輔助與相互制約,而這種相互配合的最終目的,則是導向一種有道德規範的個人生活。

 

教育思想

 

涂爾幹在法國任教時,最初獲得的是教育學教職。每年講授教育學課程的經歷使得他對教育問題有著深入系統的思考。他從對人性的基本假設出發,提出「紀律是人性本身所需要的」:不受約束的欲望會走向膨脹與虛無,而適度的紀律與規範則是自由與幸福的必要前提。在涂爾幹的教育思想中,道德教育構成至關重要的環節。成功的道德規範必須是「人們自願嚮往的」,對它的接受基於一種「啟蒙了的贊同」 (enlightened assent)

 

涂爾幹絕非以一種抽象說教的方式來闡述其教育思想,而是將教育觀念與教育制度的演進放到整個法國乃至歐洲社會史中去考察。教育制度是社會的展現,同時也負有聯繫個體與社會的職責。在對不同時期的教育狀況進行深入詳細的歷史梳理後,他將教育的內容總結為對人性的認識與對自然的研究。人性複雜多變,必須置於歷史,而自然更是博大浩瀚,需要更精巧的工具。但這兩方面從來都是相通的。

 

宗教的社會起源

 

涂爾幹壽命並不算長(59歲),對宗教起源的探討,是他生前所做的最後一項重要研究。他探尋這一問題的方式,是回到圖騰崇拜這一「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the elementary forms of the religious life)上。涂爾幹發現,原始人所崇拜的圖騰,並不限於某種圖像符號,同樣分享了神聖性的還包括與這一符號有關的一系列事物,包括這一符號代表的動植物以及氏族成員等等。因此,圖騰崇拜不是針對特定的符號、物種、個人,而是一種對於匿名的、非人格的「力」的崇拜。

 

涂爾幹推論,圖騰既是神的外在形式,又是氏族的主要標誌,這兩者極有可能就是一回事。人們所崇拜的那種超越個體的神聖力量,首先就來自社會生活的道德強制力,但這種力量又不僅僅是壓制,融入其中會激發出巨大的能量。涂爾幹認為,這種「既專橫又助人,既威嚴又仁慈」的社會力量,才是圖騰崇拜的真正起源。這種力量並不均衡地分佈於日常生活,而是更加集中於某些特定的時段。涂爾幹發現,很多氏族的生活節奏可以週期性的分為「分散謀食」與「集體歡騰」時期。分散謀食時期的平淡乏味與集體歡騰時的群情亢奮會極大凸顯社會的神秘力量,人怎能會不被這種力量所吸引呢?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