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
29.12.2017

「黑白瑪麗」與笛卡兒:哲學家傑克森的思想實驗

三百年前,笛卡兒主張心靈和物質截然不同:心靈是思考的基礎,並且不占據空間。這種心物二元論的設定值得討論,因為如果笛卡兒式的心物二元論是對的,那麼我們可以依靠科學(一種研究物質的學問)來對心靈做出的理解,應該非常有限。

 

然而,隨著時間過去,人類知識進展的方向,和二元論預期的不太一樣:隨著腦科學進展,我們對心靈越來越了解。許多心理疾病被找到神經學上的原因,許多實驗顯示了腦部神經狀況變化和人類心靈內容變化的高度相關。這對二元論來說不是好消息。如果我們光靠那些可以被科學觀察到的腦狀態,就可以掌握心靈狀態,那麼「和物質截然不同的心靈」將成為沒有任何用處的預設。

 

當然,我們還沒走到可以用外部掃描來偵測人類心靈狀態的階段,不過有些人對此表示樂觀。在心靈研究的領域,就跟其他大部分科學領域一樣,物理論(physicalism)的支持者大聲疾呼說,心靈活動就是腦神經活動,雖然複雜,但是和其他物理現象相比,心靈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在這個背景下,「心靈當中,到底有沒有任何部分,註定無法被物質層面的說明掌握呢?」成為許多對於笛卡兒抱持同情的哲學家在意的問題。在一九八零年代,澳洲哲學家傑克森(Frank Jackson)帶著他的「黑白瑪麗」思想實驗參與了這個爭論。

 

瑪麗在一個只有黑色和白色的房間裡長大。雖然無法外出,但房間裡豐富的知識資源,已經足以讓她擁有超乎目前科學進展想像的物理知識。以視覺來說,如果你把自己欣賞風景畫時的完整身體資料拿給瑪麗,她完全有辦法說明你的眼睛是如何接收不同波長的光線、將它們轉化成神經訊號、你的腦如何處理這些訊號,讓你能看到你看到的那些東西。

 

神經科學家瑪麗雖然沒有看過黑和白之外的任何顏色,但是我們可以說,她掌握了所有關於顏色和顏色認知的物理事實。

 

接下來就是有趣的事情了。假設瑪麗有一天從房間被釋放,她看到藍色的天空、綠色的草地和紅色的蘋果,在這個時候,傑克森問:瑪麗有掌握到新的事實嗎?

 

如果你有跟著我的描述用心理解瑪麗的遭遇,應該很容易想像她在踏出房間大門後驚奇的表情:「原來紅蘋果是這個顏色!原來紅色看起來是這樣!」

然而,如果這讓我們傾向於認為瑪麗在看到顏色之後有掌握到新的事實,那麼,我們似乎就無法否認:有一些關於顏色的事實並不是純粹的物理事實。

我們可以把傑克森的論證整理成這樣:

 

1.在房間裡,瑪麗已經知道了所有跟色彩認知有關的物理事實。

2.走出房間,瑪麗多掌握了一個事實:「原來紅色看起來是這樣!」

3.因此,至少有一個關於色彩認知的事實,並不是物理事實。

4.並非所有事實都是物理事實。

 

如果傑克森是對的,表示物質並不是世界的全部,就算我們沒辦法說世界上存在著和物質截然不同的心靈實體,至少也可以說,有一些物質(例如你的神經系統)不知怎地可以展現出一些無法被物理掌握的性質(你看到顏色的時候的心靈經驗)。在這種情況下,物理論就無法成立。

 

有些人試圖從實務的觀點來反駁傑克森:

 

  • 雖然房間和裡面的東西完全是黑白的,瑪麗洗澡的時候難道看不到自己身體的皮膚色嗎?
  • 就算身體也是黑白的,瑪麗只要閉上眼睛,隔著眼皮用手指頭壓眼球,其實也可以「看到」一些顏色。她只要對比這些色彩經驗跟壓眼球導致的神經狀態,就可以知道那些顏色是什麼。
  • 呃,其實瑪麗走出房間之後可能真的看不到顏色。根據我們對人類生理的了解,被關在黑白房間的她,可能會因為在色彩認知發育的階段沒有受到正常的刺激,而變成色盲。
  • ...

 

不過就算上面這些反駁都可靠,也沒有真的回應到傑克森的質疑。我們要討論的並不是壓眼球會怎樣,或者如果從小沒接收五彩光線,長大了還能否看到顏色。我們要討論的是:若一個人已經掌握了所有關於色彩認知的物理事實,那他還有沒有可能掌握到關於色彩認知的新事實?

 

一些反駁傑克森的哲學家,試圖把「原來紅色看起來是這樣!」這句話代表的現象往不會危及物理論的方向解釋。有些人認為瑪麗在出關之前確實已經掌握了所有關於顏色的事實了,「原來紅色看起來是這樣!」只代表她對新經驗感到驚奇。另外一些人則認為,瑪麗在出關之後並沒有掌握新的事實,而是獲得了新的能力:憑肉眼來認顏色的能力。這些反駁的後續發展,引發了對於知識、事實、能力、經驗這些概念區分的一長串討論。

 

*感謝杜政昌給本文初稿的諮詢建議。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