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語
27.10.2017

【物語】尋找完美伴侶——人工智能情人

Love is not a contract between two narcissists. It’s more than that. It’s a construction that compels the participants to go beyond narcissism.

Badiou, The Praise of LOVE

 

從《觸不到的她》(Her)的Samantha到《銀翼殺手2047》(Blade Runner 2049)的Joi,都創造了那麼一個「完美伴侶」:一個熱情而溫柔、善解人意的完美女性,雖然無法與「她」牽手、擁抱、接吻或是做愛,但是「她」與你之間,那種二人合一默契將超越身體的結合,一切彷彿展現了一個「完美伴侶」的雛形:那就是為我度身定制的「她」,這將是一段毫無風險與傷害的感情關係。

 

現代科技的發展,似乎打破了「愛」必須發生在二「人」之間的限制——A.I.人工智能,會不會就是「完美伴侶」的取代之物?

 

如果把「愛」置放在哲學討論中,那常常是「災異」般的存在——二人結合,即可創造一個全新的世界,一個將要跨越體制與框架的共同體。但要怎樣才能組成這樣具開天闢地之力的、愛之共同體呢?

 

(資料圖片)

或許如何超越二人之異,合一而不讓自身消亡,是每對情人都必須解決的難題。法國哲學家巴迪歐在《愛的多重奏》中提到,愛情首先要處理的是一種分離(séparation)與分散(disjonction),二人之間的大大小小差異,必然造成愛人之間「兩」(Deux)的存在。當愛人與愛人之間必須經歷對方的磨難、跨越重重困難,以溝通或其他各種連接的方式期盼對方的諒解與接納之時,人工智能卻能輕而易舉地以同步(synchronize)與個人定制的方式,與使用者 \ 愛人「合二為一」。

 

而人工智能從來並非只是存在於科幻電影中的物體,最簡單地,只要打開Iphone的Siri系統,以物為據點的「電子情人」的可能性就在眼前。至於愛情的方式,大概也能夠將之成為某種私密的「編碼」方式吧——這一點,黠智的羅蘭巴特在《戀人絮語》中早就指出愛情關係,其實就是一個存在於情人之間的語言學問題。

 

現在大家應該就能想像與電腦談戀愛的可能性吧——那個將回覆你所有的提問,在你有所需要時滿足需求的存在,這種看似服務性的功能,若是加上更多擬人化的語氣,轉換上更為溫柔纏綿的用語,又與戀人之間的絮語與撒嬌有何不同呢?

 

一種無需意外與邂逅的開始,一種必定能看到與聽到自己所欲之物的溝通,一種為你度身定制的戀愛方式,那個必然為你付出所有,二十四小時隨傳隨到的「幽靈」——依靠人工智能的技術,就是尋覓「完美伴侶」之旅的出口嗎?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