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10.08.2017

素食的哲學

我還記得,就讀大學二年級時,一位哲學老師曾說:「很多讀哲學的人都是素食主義者,你不會感到驚訝。」她也是「素人」,但否認自己素食背後有任何道德或宗教原因。她自稱純粹是健康理由而選擇素食,卻說:「我茹素多年後,現在看見有人用刀去鋸血淋淋的牛扒,也實在受不了。」

 

老師以上的說話令我印象深刻──她似乎為自己的素食行為給予多重理由。近年,市面上多了關於素食的推廣,但素食作為一種理論,始終未夠全面。本文的目的是要歸納素食主義背後的多重動機和意義。首先,我要指出本文不談什麼。我不會介紹素食文化的悠久歷史,這些資料全部可以在互聯網上找到;我不是要說服任何人選擇素食,我認為這完全是個人選擇;本文更不是要宣揚宗教信仰。老實說,如果必定要加入某一個宗教才素食,這樣未免太悲哀了。先由最基本的談起。

我還記得,就讀大學二年級時,一位哲學老師曾說:「很多讀哲學的人都是素食主義者,你不會感到驚訝。」(VCG圖片)

 

層次一:健康

 

有些研究說素食健康,有些研究說素食不健康,這純粹是醫學和營養學的問題,不是本文討論的範圍。若從哲學角度去看,這是一種利己主義,如同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所說的商人一樣,符合自己利益的交易便去做,背後不必有任何崇高理念。但這種利己行為可以引申出一隻「無形之手」去減少殺死動物。即使他們只是為了自己而茹素,動物也會因而得益。所以,處於這個層次的人,假如他們茹素後發覺健康沒有改善甚或轉差,便很自然放棄。而且,通常他們所吃的「素」並不徹底,很可能只是不吃豬牛羊,但魚蝦蟹照吃可也,甚至只是減少食肉而已。

近年,市面上多了關於素食的推廣,但素食作為一種理論,始終未夠全面。本文的目的是要歸納素食主義背後的多重動機和意義。(VCG圖片)

 

層次二:同理心

 

處於這個層次的人,他們不忍動物被人殺害,他們能夠考慮到動物的痛苦,所以動物痛苦等於他們痛苦。他們茹素會比較徹底,所有有神經系統的動物他們都不會吃。其實,這是另一種利己主義,因為「自己」不希望見到動物痛苦,所以才選擇素食。西方社會正是為了回應這一個層次的強烈訴求,才立法規定飼養及屠宰動物時不可以為動物帶來不合理的痛苦。當然,目前仍然沒有一種飼養及屠宰方式可以「零痛苦」,所以這個層次的人必須繼續茹素。不過,假如未來發明一種方法,飼養和屠宰動物時可以「零痛苦」,這個層次的人還會不會茹素呢?這是一個疑問。

 

層次三:動物權益

 

這就是辛格(Peter Singer)的觀點、康德的倫理學,即手段不應該是目的。汽車的目的是接載我們到達目的地,而駕駛就是我們使用汽車的手段。換言之,汽車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滿足我們,所以我們有權使用它。但這個層次的人認為,動物生存的目的不是為了滿足人類。別說殺死他們了,就連馬戲表演、賽馬和動物園都違背了動物權益。由這個層次開始,個人的利益和感受被淡化了,動物有沒有痛苦或我是否感受到動物的痛苦都不是重點。

 

辛格認為素食主義最主要的理據就是不應該把動物當作一種滿足人類的手段(見Peter Singer, A Vegetarian Philosophy, 1998)。但是,「動物權益」作為一種理據的最大問題,在於它始終是一種人為的偏見。「動物權益」是人賦予動物的,不是動物與生俱來的,否則無法解釋動物之間如何可以互相吞噬。因此,對於很多人來說,「動物權益」是否存在,這本身便是一大疑問──至少我在街市看不到任何動物權益。即使動物真的有所謂「權益」,這個權益非常細小,目前也看不到社會可以容許這種權益大幅擴大。而且,一些人無論如何都不會承認「動物權益」。正如《創世記》(1:30)說,動物是神賜給人類的食物,食物哪有什麼權益可言呢?(題外話:這是為什麼基督教原則上不能認同動物有靈魂。)

我茹素多年後,現在看見有人用刀去鋸血淋淋的牛扒,也實在受不了。(VCG資料圖片)

 

層次四:宗教

 

由這個層次開始,素食的理論便與動物本身脫勾了。處於這個層次的人是為了響應宗教的號召而茹素。其實,這裡所指的宗教,也就只有大乘佛教而已,當中特別是指中國的漢傳佛教。東南亞的小乘佛教可以食肉,而西藏的密宗雖然是大乘佛教的一支,但一直沒有素食的傳統,這是由於西藏的地理環境使然。(但近年起了變化,現在密宗也提倡素食。)佛教各派之中對素食要求最嚴格的是漢傳佛教。值得注意的是,漢傳佛教為了鼓勵素食,不一定會運用宗教理由去說服別人,更多時候會談健康和護生。

 

因此,處於這個層次的「素人」,一般都是大乘佛教的信眾。他們與穆斯林或猶太教徒不吃豬肉的道理不同。那些宗教不吃豬肉,是因為它們不歡迎豬(不潔);佛教徒不吃豬肉,是因為他們愛護豬。換言之,假設素食對健康沒有好處(甚至有壞處)、假設飼養或屠宰動物可以做到「零痛苦」、假設他們不知道什麼叫動物權益,處於這個層次的人仍然會選擇素食。(順帶一提,大乘佛教主張千萬不要吃魚子,參見《地藏菩薩本願經》第四品。)

 

層次五:環保

 

食肉不環保,是有其理據的。以食牛肉為例,因為人類對牛肉有龐大的需求,因而飼養了很多本來不必存在的牛隻。因為牛是反芻動物,而且體型大,放屁時會釋出大量甲烷。一隻牛每年大約排放200磅甲烷,而甲烷的全球暖化威力比二氧化碳高出28至36倍;以目前全球有約十五億隻牛,就相當於每年五十五億噸二氧化碳。五十五億噸二氧化碳是什麼概念?就是等於世界第一碳排放國家美國一年的碳排放總量(詳見楊大偉《十五億隻牛的迷思》一文)。至於飼養豬、羊或其他動物,道理大同小異,其對環境的破壞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但我知道香港有不少人不吃牛肉,這已經很不錯了。

 

這個層次的人心繫整個地球的福祉,心胸廣闊,目光遙遠,這是他們的特色。這個層次與第四個層次很相似,它們的先後次序令我思考良久,因為兩個層次都超越了自己和動物。雖然大乘佛教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但這個層次有一點比較強──它可以容納其他信仰或沒有宗教信仰的人。

 

層次六:修行

 

我一直不知道修行和宗教有什麼分別,直至看過第十七世大寶法王鄔金欽列多傑的素食開示,我才明白兩者之別。一言蔽之,這個層次的人純粹為了不吃肉而不吃肉,並不需要任何理由。

 

現在,有一種生物科技的研究,探討如何不用創造一條生命而只是創造一些器官以進行器官移植。未來,也許人類不用飼養動物,只要利用這種生物科技,就可以直接大量生產牛扒,不用繁殖、飼養、屠宰。如果這一天來臨了,這個層次的人仍然不會吃肉,因為修行人要斷除對味道的執著,而這正好說到重點上──想來想去,也許我們只是貪圖肉類的味道而已。所以,修行人茹素不應該有具體理由。如果硬要找一個理由,反而不夠徹底了,用佛教的語言說就是「不清淨」。事實上,這個層次已經不是「素」而是「齋」了。若從這個層次去反觀動物權益,便更容易發現「動物權益」是一種人為偏見。(按:斷除對味道的執著不是要斷除味道,這一點要用心領會。)

 

最後,既然素食純粹是一種個人選擇,我便以自己的經驗作結:我最初也是基於健康理由嘗試素食。如果素食後健康沒有改善,放棄是理所當然的。素食後,腸胃有明顯的改善,便生起了持之以恆的動力。(我必須強調,這純粹是我的個人經驗。)但其實素食之前,我已不吃淡水魚。為什麼呢?街市淡水魚檔的血腥實在令我噁心。那些淡水魚被人從中間開邊一分為二,有時還可以看見牠們的肌肉在抽搐(他們稱之為「新鮮」)。我不禁想,這是一種怎樣的痛苦?假如我像電影《標殺令》那樣被人由頭到腳一刀砍下去……後來,我讀到劇作家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的一句話:「我選擇不要讓自己的身體成為動物屍體腐化的墳場。」就這樣,我還是覺得素食比較好──即使我的理據和老師一樣混亂。說了一大堆,也許素食不需要大條道理,要的只是霎時感動而已。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