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ts
08.09.2017

馬丁‧路德‧金:我有一個夢想(04/04)

「我有一個夢想,有一天,從前奴隸的後裔和奴隸主子的後裔,可以在喬治亞州的紅色山丘上,平起平座,稱兄道弟。」

 

「我有一個夢想,有一天甚至連密西西比州,一個被非正義和壓迫的熱浪籠罩著的荒漠之州,也會改造成為自由和公正的青青綠洲。」

 

《我有一個夢想演講辭》

 

刺殺

 

1968年4月4日,在美國田納西州孟菲斯的一所旅館裡,馬丁路德金正準備出發到當地一名牧師家中共進晚餐。一位陌生人在附近的窗戶裡密切地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這位陌生人剛從監獄出來不久,擁有一枝雷明登步槍,而且他痛恨黑人,尤其是像馬丁路德金這種頗具影響力的黑人。


大概晚上六時,金靠在陽台上與下面的朋友打招呼,朋友在下面的停車場中說笑打鬧著。突然,某處傳來一下槍聲,一顆子彈劃過空氣,擊中馬丁路德金的頭部,金應聲倒地。他的死震驚了全世界,約翰遜總統下令美國下半旗致哀。成千上萬的群眾參加了在亞特蘭大為他舉行的葬禮。

 

成為社會運動者前


1929年1月15日,馬丁路德金出身於佐治亞洲亞特蘭大市,他的父親和外祖父都是浸禮會傳道士。與眾多的黑人一樣,金早年在南部的生活滿佈對黑人的岐視。「只限白人」的標誌處處皆是。黑人不得進入游泳池、不準進入運動場、不準進入電影院、不準坐巴士座位。黑人不可以與白人在同一個公園玩耍,黑人不允許和白人在同一間餐館用餐。

 

在金的青少年時期,他在一次暑期工的經歷中第一次感受到自由平等的意義。在北部的一個煙草場裡,那裡有黑人有白人,在沒有種族隔離的情況下他們一起工作。因此在早年的歲月,金已經下決心要成為一位有影響力的人去實現平等,並一直思考著自己的未來。當時黑人經常從拳擊運動裡獲得成功,金也想著,或許他能成為一個拳擊手。
 

同時,金積極參加演講比賽,在一個演講公開賽中,以主題為《黑人與憲法》的演講嬴取第一名。金的演講表現不凡,老師對他的演講能力十分肯定,他的演講令人印象深刻。在演講比賽後,金經歷了早年讓他最憤怒的事。回家路上他和老師乘坐一輛巴士,但隨著乘客漸漸增加,車上座無虛席,白人司機便命令他們站起來讓座給白人乘客。本來金拒絕讓座,可是金的老師對他說:「別忘了,白人比黑人優先。」因此金不憤地站了起來。這次經歷使金對對抗不平等的決心更加堅定。
 

金進入素有「黑人哈佛」之稱的亞特蘭大莫爾豪斯學院(Morehouse College)學習時年僅15歲,1948年獲學士學位。他曾考慮成為一名醫生和律師。後來他意識到宗教在美國黑人生活中有重要的地位,加上父親極力勸說,他決心成為一名牧師。1948年9月,金進入了在賓夕法尼亞州切斯特(Chester)克羅澤(Crozer)神學院學習(1951年獲神學士學位)。在膚色混雜的學習環境中,他成績長期位於班級前列,並成為首位經選舉產生的黑人學生組織主席。在神學院學習時,金接觸到來自《基督教與社會危機》一書中的「社會信仰」思想。同時,受到印度政治家甘地所信仰的「消極抵抗」所影響,金開始了解甘地的非暴力主義哲學,以及當代清教徒神學家們的思想。1951年,金進入波士頓大學學習,在那裡,他給自己的神學和倫理學思想打下堅實的基礎,並在1955年獲博士學位。期間他遇到未來的妻子斯科特(Coretta Scott) ,斯科特出生於阿拉巴馬洲,在新英格蘭音樂學校學習,夢想成為歌唱家,兩人於1953年結婚。

 

小馬丁路德金與妻子斯科特(資料圖片)

巴士上「白人優先」 

 

金定居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市時,在德克斯特(Dexter)大街浸禮會教堂擔任了牧師,同時蒙哥利亞爆發了標志性的事件,事件源於巴士上的種族隔離制度。當時的巴士座位上縱使多數乘客是黑人,黑人無論如何也要讓位給白人。1955年12月1日,一位名叫帕克斯(Rosa Parks)的黑人婦女在公共汽車上因雙腳疲憊和痛楚拒絕把座位讓給一位白人乘客,結果她被控告抵觸了「白人優先」的巴士條例。當時黑人聽見事件相當憤怒,甚至有人計劃暴動,而金此時在教會裡召開了首個集會,並告知大家不需要使用暴力,我們只要拒絕坐巴士就能夠讓巴士公司改變「白人優先」政策。

 

隨即金與參與者們將大量聯合抵制的傳單分發出去,他們要求巴士公司取消「白人優先」條例,並且要求巴士公司聘請黑人司機,打破當時司機都是白人的慣例。而金被推選為蒙哥馬利同盟會主席。聯合抵制獲得大量參加者支持,巴士上只有剩下零星的白人。巴士公司寸步不讓,導致聯合抵制運動持續了一年。其間縱使金受到炸彈恐嚇及牢獄之苦,也不斷鼓勵參與者抗爭下去,並強調和平非暴力之原則。1956年11月,最高法院宣佈種族隔離為違法行為,黑人陸續登上禁止種族隔離的巴士。

 

小馬丁路德與沒有種族隔離的公共巴士。(資料圖片)

從伯明罕獄中發出的信


1963年4月,金在阿拉巴馬州伯明罕市發起運動爭取結束餐櫃前和就業方面的種族隔離,消防員以水龍向示威群眾噴水,警察用棒追打示威群眾,警犬攻擊示威人群。金與幾百名示威者一起被捕。面對升溫的社會氛圍,黑人開始失去理智,暴力和衝突即將發生。金在伯明罕獄中寫了一封信,信中表達了自己和平抗爭的哲學理念,重申和平抗爭的意義。

 

在信中金重申了非暴力抗爭的四個步驟:(一)收集情況以判斷是否存在不公正;(二)談判;(三)自我淨化;(四)直接行動。他還指出人們已經達到了非暴力原則,卻遭到政府的野蠻對待。對於情緒高漲的群眾,金引用了律師的一句話「公正被延誤太久,也就是公正被否定。」表示自己與群眾一樣有著焦急的心情。對於激進的群眾,金引用了聖奧古斯丁的一句話:「一個不公正的法律根本不是法律。」金表示有一些法律人們要遵守,對於不公道的法律,人們要打破。並且提到希特拉在德國每一個勾當,都是「合法」的。

 

我有一個夢想


隨著支持者增長,金與眾黑人民權運動的領袖們一起,組織了歷史性的「向華盛頓進軍」。1963年8月28日,25萬人匯集在美國首府,林肯紀念館前,當中三分之一為白人。金在集會上發表了他最著名的演講《我有一個夢想》。在此段演講當中,金表達了非暴力抗爭之理念:
 

「我們應該永遠得體地,紀律嚴明地進行鬥爭。我們不能容許我們富有創造性的抗議淪為暴力行動。我們應該不斷昇華到用靈魂力量對付肉體力量的崇高境界。席捲黑人社會的新的奇蹟般的戰鬥精神,不應導致我們對所有白人的不信任 - 因為許多白人兄弟已經認識到:他們的命運同我們的命運緊密相連,他們的自由同我們的自由休戚相關,他們今天來到這裡參加集會就是明證。」


1964年,金被《時代雜誌》評為年度人物,成為第一位獲此殊榮的黑人。

 

我有一個夢想演講片段(影片來自Youtube)

參考文獻:


馬丁路德金著:《我有一個夢》,臉譜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01年。

 

馬丁路德金著,馬樂梅,張安恩,楊婕譯:《馬丁·路德·金自傳》,江西人民出版社,2009年。

 

張明林著:《巨人自述:馬丁路德金自述》, 黑龍江人民出版社,2003年。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