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ts
29.05.2017

斯賓格勒:西方的沒落 (05/29)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前,人們普遍相信西方的物質文明將會高度發展,樂觀向上和直線進步的觀念深入到每個人的頭腦中。不過,這個時候,卻有一個人出來跟大多數人唱反調,寫了一本名為《西方的沒落》(The Decline of the West)的作品,向人們美好的夢想提出了冷峻的質疑。雖然這本書的名字並不討好,但這本書提出的預言很快便被一戰後在西方國家普遍出現的物質匱乏和精神衰落的現象所證實。因此,這本書及其作者很快進入了公眾的視線範圍,這亦使得作者由一位寂寂無聞的中學數學教師變成為蜚聲社會學界的巨人。

 

《西方的沒落》為作者帶來了無數讚譽,但同時亦惹來了不少批評。著名的德國哲學家恩斯特.卡西爾(Ernst Cassirer)便認為《西方的沒落》一書實為「世所未見」,但即便是卡西爾也不免受種種意識形態的偏見所蒙蔽,而斥此書為「歷史的占卜術」和「惡的預言書」,甚至是後來納粹德國興起的「哲學先聲」。這位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尾聲德意志帝國和奧匈帝國行將崩潰之時,為西方文化吟唱挽歌之人,便是《西方的沒落》的作者--奧斯瓦爾德.斯賓格勒(Oswald Spengler)。

 

挽歌者的生平

 

斯賓格勒於1880年5月29日出生在德國北部一個名為布蘭肯堡的一個富裕的中產家庭。1890年,因為父親工作調動的緣故,斯賓格勒舉家搬到德國中東部的哈雷市。斯賓格勒在哈雷接受了中學教育。後來,他先後在慕尼黑大學、柏林大學和哈雷大學學習,1908年,於哈雷大學取得博士學位,題目為《赫拉克利特斷簡研究》。稍後,斯賓格勒以《視覺器官在動物一生幾個主要階段的發展》獲得教師資格。他在早年寫作方式、推理方法和利用生物學知識進行比喻的創作特點都可以在後來的《西方的沒落》一書得到反映。

 

和很多年輕人一樣,年輕時的斯賓格勒對於自己將來所從事的專業、該寫什麼、該讀什麼,並沒有很清晰的想法。不過他慢慢對時政局勢產生了興趣,開始思考歷史和政治的關係。當他不斷深入思考時,便隱約地感到在看似變動不居和凌亂不堪的歷史事件背後,似乎存在一種歷史發展的必然性,這種歷史的必然性無時無刻不在背後起支配作用,支配著不同文明的發展走向。經過一番思考和筆耕,1918年,斯賓格勒發表了《西方的沒落》的上卷《形式和現實》(Form and Actuality),這隨即在德國引起了轟動。1922年,《西方的沒落》的下卷《世界歷史的前景》(Perspectives of World-History)出版,這令到斯賓格勒得到了巨大的聲譽。斯賓格勒在《西方的沒落》一書中提出了一種在某些人看來是「悲觀論」的文化形態學說,並預言西方文化的前景--必然衰落。

 

文化有機體

 

斯賓格勒的文化形態學把文化視作一個生物有機體,具有生、長、盛、衰等規律性和可預測性的過程。文化猶如有機體一樣,具有自己獨特的生命周期。他在《西方的沒落》中表示,當一顆偉大的靈魂,從永恆童稚的人類原始精神中醒覺過來,自行脫離了蒙昧的原始狀態,而從無形、無限的和永恆的變為一個有形的、有限的,終有一死的東西時,一種文化就誕生了。它就像植物一樣,在一塊可確定其景象的土地上,開花結果。不過,斯賓格勒隨即指出,當這顆靈魂,以民族、語言、教義、藝術、國家和科學等形式實現了自身所有的潛力之時,於是又復歸到原始精神中時,文化便死亡了。

 

斯賓格勒指出文化這一個有機體的演變會經歷三大階段︰前文化階段、文化階段和文明階段。第一個階段,社會處於蒙昧狀態,其典型的精神特徵是「鄉野和直覺的」。處於這個階段的人們,傾向以神秘的象徵和樸素的模仿表現事物。第二個階段是具有創造力的時期,反映在不同的建築、藝術風格、大城市的興旺和理性力量的覺醒等一系列精神特徵。第三個階段,斯賓格勒認為文明走向了衰敗。斯賓格勒認為現代西方文化只是沒有內在靈魂的發展,科學技術成了人們重點關心的事情,因為它幫助人們爭權奪利。科學技術的發展也許幫助人類的文明不斷發展,可是人類的文化卻正在走向衰落。

 

斯賓格勒對後來的一些歷史學家影響很大,例如著名的英國歷史學家和社會活動家阿諾爾得.湯恩比(Arnold J. Toynbee)。和斯賓格勒一樣,湯恩比也將文明視作一個有機體,有其起源、生長、衰落和解體。湯恩比與斯賓格勒不同的地方在於,他對於文明發生、發展、衰退和解體的因由作出更為詳實的舉證,進一步深化了自己的文明論發展模式。

 

參考資料:

《西方的沒落(全二卷)》,[德]奧斯瓦爾德.斯賓格勒 著,吳瓊 譯
《西方文化要覽》,朱寰、吳澤義、王松亭、劉鍚海 主編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