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ts
16.06.2017

亞當.史密斯:無形之手(06/16)

十八世紀先後發生了英國工業革命、法國大革命及美國獨立戰爭,它們無一不對現代社會的政治秩序和經濟關係有重要的影響。歐洲各國的啟蒙運動無疑為這些事件提供了直接的理論基礎和思想準備。作為蘇格蘭啟蒙運動的重要代表,亞當.史密斯是那個時代傑出的思想家,他致力建構一個涉及政治、法律、經濟和倫理道德的「道德哲學」體系。史密斯在建構體系的過程中,逐漸突出了其經濟學思想,最後以《國富論》一書彪炳歷史。

 

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蘇格蘭的經濟學家和哲學家,出生在蘇格蘭中部低地福斯灣北畔,一處名為柯卡爾迪的港口小鎮。史密斯是一個遺腹子,他出生時,他的父親剛去世不久。年幼時的史密斯身體很孱弱,據說他有獨自發呆和自言自語的奇怪習慣,又沒有任何兄弟姐妹相伴,一生未曾娶妻。可幸的是,母親對史密斯非常照顧,非常重視對史密斯的早年教育,所以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史密斯和母親相依為命,在長達六十年的漫長歲月中,他都對母親孝順備至。

在學期間

 

1729年,史密斯到了學齡階段,正式進入柯卡爾迪的市立學校讀書。當時學校的校長很擅長教育,還身體力行,親自為學生講授古希臘羅馬的優秀經典,致力於培養學生的學習興趣,而且思想比較開明。1737年,史密斯完成了中學教育後,便進入格拉斯哥大學繼續學習。史密斯在格拉斯哥大學求學期間,先後完成了拉丁語、希臘語、數學和倫理學等課程。

 

他在大學期間,他認識了倫理學老師哈奇森(Francis Hutcheson),哈奇森是一位愛爾蘭哲學家,也是蘇格蘭啟蒙運動的奠基者之一,被人稱為「蘇格蘭啟蒙運動之父」,其在當時英國思想界地位的重要性可想而知。他創立而竭力宣揚「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幸福」的實踐指導原則,對後世的倫理學思想具有深遠的影響,其中特別是對蘇格蘭的北美大陸的政治和倫理思想產生強烈的影響。在史密斯日後的講課和文稿中,不時能夠發現他老師的影響。史密斯在日後的著作中多次表示哈奇森是「最富有理智和最有見識的人」。值得一提是,哈奇森似乎注意到史密斯的天資,並把史密斯介紹給當時正在埋首寫作《人性論》的休謨,史密斯和休謨很快便成為朋友。

經濟學者和倫理學家

 

1759年4月,史密斯以《道德情操論》(The Theory of Moral Sentiments)為書名出版了他的倫理學著作。在那個時代,「道德情操」是用來說明在人身上作出判斷和克制的德性能力。史密斯在《道德情操論》中,闡明了具有利己主義本性的個體,是如何控制自己的情感和行為,以及如何建立一個能夠確立行為準則的社會。他在《道德情操論》中寫道,「毫無疑問,每個人生來首先和主要關心自己」。在史密斯看來,人類的個人利益是人們從事經濟活動的出發點,這個從利益角度出發從事經濟活動的人,便是史密斯所假設的「經濟人」。不過,人們不應該就此把史密斯看成是一個赤裸裸的宣揚「適者生存」的強權思想家。史密斯在《道德情操論》中把這種基於個人利益的利己主義心理稱為「自愛(self-love)」,自愛是人類一種美德,因此決不能與自私混為一談。人們追求的是自愛,它是人類一切經濟活動的基礎。史密斯在《道德情操論》當中努力論證的出發點「經濟人」,這個理論出發點稍後在《國富論》(The Wealth of Nations)中仍然被接受下來。

 

1763年11月,史密斯接受了英國財政大臣的聘請,作為其養子的家庭老師,陪伴這位年輕公爵出國旅行。在這段旅行期間,史密斯先後到了法國和瑞士的城市,考察了各地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狀況。1764年7月5日,史密斯自法國圖盧茲給休謨的信中的表示「為了消磨時光,我已開始寫一本書」。當然,史密斯寫作這本書,並不可能單純是為了消磨時光,而是長時間的思想醞釀的產物。他在信中提到的那本書,便是著名的《國富論》。

《國富論》的首版(資料圖片)

歐陸之行

 

1765年的10月至12月,史密斯探訪了瑞士的日內瓦,並多次會見了法國著名的啟蒙思想家伏爾泰。在這次歐洲大陸的旅行中,史密斯還到了法國的巴黎,他在巴黎逗留的十個月期間,先後和多位思想家和政治家見面,例如百科全書派(Encyclopédistes)的狄德羅(Diderot)、達朗貝(d'Alembert)、孔狄亞克、愛爾維修(Helvétius)、重農主義學派(Physiocracy)的魁奈(François Quesnay)、杜爾果(Turgot)、老米拉波(elder Mirabeau)等。重農學派對史密斯的經濟思想有一定的影響,史密斯在巴黎期間,曾經就自己正在寫作的《國富論》的某些觀點,征求過魁奈和杜爾果的看法。

 

史密斯回到倫敦時,曾打算把《國富論》的手稿交給出版商出版,不過他後來看到很多新的資料,包括1774年以後杜爾果特地寄給他的《關於課稅的備忘錄》,這份資料被史密斯稱為「稀世珍本」,所以稿件需要重新修改才能出版。1776年3月9日,《國富論》終於面世了,史密斯正式創立了古典經濟學體系。史密斯憑藉《道德情操論》和《國富論》兩部巨著,對英國社會的發展產生重要的影響,為此他的母校格拉斯哥大學的師生兩次推選他任該校的校長,給予了他極高的榮譽。

拋光匠之終曲

 

史密斯可以說是自己著作的拋光匠,即使在自己的生命的最後幾年,還在埋首修改已經出版的著作。史密斯在1788年3月15日一封給友人的信中表示,「我現在正在緊張地專心用功」對《道德情操論》的「每一部分作增補和訂正」。史密斯自認「我是個遲鈍、非常遲鈍的作者,每一篇作品在我能勉強滿意它之前,至少要寫上六七遍」。1790年,在他行將逝世的幾個月前,《道德情操論》的新版本面世了,這一版新增的內容「極大部分是史密斯在重病之下寫成的」。在同年的7月17日,一代經濟學大師和倫理學家史密斯溘然辭世,葬於愛丁堡的卡農加蒂教堂的墓地,他的墓碑上簡單地寫著「《道德情操論》和《國富論》的作者亞當.史密斯長眠於此」。

參考資料

《道德情操論》,[英]亞當.斯密 著,蔣自強 欽北愚 朱鍾棣 沈凱璋 譯

《國富論導讀》,胡懷國 著

我要留言